没有一个小号是无辜的

本体是哈啰。

【all新/威士忌新】当代人性别焦虑实录(ABO)1

作者是铁新右!作者是铁新右!作者是铁新右!

 

背景:ABO世界观!魔改版本!(世界观设定有私设)如下

人物设定:工藤新一(A)、降谷零(B)、赤井秀一(O)

目前三人关系:分别与工藤新一在日本建立的结婚关系,一起住(狗头)

【小号的纯爱XP!全篇纯爱,无车无黄!纯爱战士就是在下!】


内含cp/cb:all新+威士忌新为主,酒与酒之间互动(√),酒与酒之间有亲情/友情的感情(√),酒与酒之间有爱情或以上感情(×)



世界观设定:

【阅读前你必须看完的】性别分化简述

 

显性性别:

以身体差异为区分的第一性别,主要分为女/男两种。但是不管是哪种性别仅仅只是外表的不同,都具有让人怀孕和自己怀孕的能力。

 

隐形性别:

简称为ABO性别。并不会显示在身体区别上的第二性别。所有人一出生除了都是Beta,伴随身体逐渐发育与成长,身体会逐渐发育出可以释放出AO激素的器官,并开始释放AO激素。 

一般来说第二性别会在18岁左右完成发育,并正式开始发挥作用。不过以现在的科技技术,除了可以在发育完成后选择变性,也可以在性别未成熟之前选择物理干预,从而改变自身的第二性别。

 

AO激素:

又可以被称为性别激素,在人类的幼儿时期,腺体会不断释放这样的激素从而让身体完成性别发育,成年后会停止分泌。转而变成针对刺激生育力活性的功能。

 

偏向值:

专业术语,是在ABO第二性别检测时会用到的词语。指代人体内AO激素平衡的指标,如果A激素过多便是Alpha偏向值,如果O激素过多,便是Omega偏向值。

 

Beta:

及在发育期接受AO激素后并没有产生过线偏向值的人群。如果在身体完成发育后并没有产生对任何一方性别的偏向值,那么性别将会永远固定在Beta,而产生出AO激素的腺体也会逐渐失去功能,变回维持生育激素的普通器官。Beta本身无法感知任何信息素,并且由于自身的特殊性,也不会产生任何的所谓特殊时期。由于这样的性别优势,因此这个性别在社会上有着很高的认可价值,在部分的特殊岗位上都会优先录取Beta人群,并且在升学或者申请补助时,也会比另外两个性别更有优势。

 

具有偏向值属性的Beta: 

其实这个世界上AO激素完全平衡的Beta是很少的,也是很稀有的人群。大部分的Beta都或多或少会有一定的偏向值,如果某一方的偏向值过高,便会稍微能有一点点那方的差异。但是其实这种差异并不会影响生活,也不会改变Beta本身的特性。只有想要通过科学手段改变性别的人才会关注这样的问题。

 

Alpha:

及在发育期接受AO激素产生出Alpha偏向值并且完全进化出Alpha腺体的人群。会释放对Omega具有诱惑力的特别信息素,同时一些带有Omega偏向值的Beta也会被其影响,因此在婚恋市场上,Alpha本身特别受欢迎。不过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Alpha和Alpha中间往往很难和平相处,包括有Alpha偏向值的Beta。虽然这个性别在个体优势上是很强大的,但是由于会有类似发情期一样的特殊时期‘易感期’,因此不少工作也会禁止对Alpha开放。

 

Omega:

及在发育期接受AO激素产生出Omega偏向值并且完全进化出Omega腺体的人群。会释放对Alpha具有诱惑力的特别信息素,但是仅对完成发育的Alpha有影响,Beta无法感知这种信息素。虽然大众所宣传中的Omega一直都是柔弱感性的生育力代表,不过实际上人类对于这种性别的理解远不如另外的两种,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了解。因为除了一直被宣传的柔弱型Omega,其实这个世界上依旧存在着大量有着顶级战斗力的Omega。可以说依旧是充满着众多谜团。

 

科学变性:

目前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变性手术都只能针对Beta,并且Beta是只能变性为自己本身有的偏向值的那一方,如果一个Beta有Omega的偏向值,那他只能选择变成Omega。

 

腺体:

生长在脖子后皮下的一种器官,属于生殖器官的一部分。在幼儿时期会释放AO激素刺激生长,等到成年后便会慢慢退化。其中Beta的腺体会在成年后慢慢退化直到完全消失,而Omega和Alpha的腺体则会在成年后变为释放信息素的器官,并且依旧会释放出少量刺激细胞活性的AO激素,从而提高生育冲动与生育细胞活性。

 

信息素: 

类似于个人身份证一般的存在,除了有刺激生育冲动与生育细胞活性和作用,也有在AO群体中自我介绍的能力。信息素与信息素中间会相互择优,吸引与之最为匹配的对方,被大众称为“命运抉择”一般的存在。但是Beta是无法感知到信息素的,哪怕有很高的偏向值也是感觉不到的。

 

腺体切除: 

仅仅针对Omega和Alpha的科学手段,类似于结扎手术,有可逆与不可逆两种。其中Alpha腺体是不可再次移植的,但是Omega的腺体如果被切除是可以移植到别人身上的,比如想要变性成Omega的Beta。由于Omega的发情期实在是过于麻烦,其实大部分Omega会选择在有了孩子后切除腺体。其中还会有因为需要从事某些工作而切除一半腺体这样的存在,从而降低自身被AO激素的影响。

 

标记: 

属于AO配对的一种特殊认证方式。虽说目前的婚姻手段是通过法律,但是有不少人依旧还在遵从这样的方式。如果AO进行过标记,便不会再闻到信息素,也不会因为信息素而进入特殊时期。因此有些工作在招聘时会只招有经历过标记行为的Omega和Alpha。而标记永久论其实是一个被推翻了很久的谣言,其实标记并不会永久存在,如果没有定期标记的话,标记这种东西便会随着自身新陈代谢被消除。

 

生育能力:

所有的性别都具有让人怀孕和自己怀孕的能力。唯一的区别是受孕的成功率与成功分娩的概率。

目前的统计数据表明,AO配对是一直以来受孕率与存活率最高的组合。所以大部分国家都会积极宣传这种配对,以此来提高自己国家的婴儿出生率。

 

生育力: 

Omega【很强】让人怀孕和自己怀孕的概率都很高,几乎是完美的生育性别。但是很奇怪的是Omega和Omega中间无法生育后代,因此才会让AO配对成为所谓的‘完美组合’。

Beta【普通】就是非常普通的生育力,仅仅只有偏向值上有Omega偏向值的人会稍微强一点。 

Alpha【很弱】对比这个性别的优势,Alpha的生育力简直堪称灾难。特别是男性的Alpha,也仅仅只有和Omega结合,才能稍微提高一点生育能力。虽然不是没有Alpha怀孕的案例,但是能成功生育的几率真的很小,并且很有危险,所以大部分地区都是不建议Alpha本身去孕育幼儿的。

 

生育力综合排名:

(结合受精受孕,生产安全,存活率等的综合排名)

女O>男O>女B>男B>女A>男A

 

运动方式: 

这个完全没有所谓的规范,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不管是做上面那个还是下面那个都可以。

 

结婚法案:

目前日本是支持多成员组建家庭的,也就是所谓的一对多关系。由于日本现在的生育力已经是非常危险的地步,因此他们为了提高本国生育力也是什么办法都开始用了。(狗头)

 

抑制类用品: 

你可以在任何地方买到,比买避孕套和口香糖还方便。因为法律有规定,在街上随意释放过量信息素并导致了社会混乱,是属于犯罪行为,所以不管是学校和家庭,都会帮助AO性别的孩子准备特殊时期的应急产品。并且大部分的AO性别的人都会有出门戴后颈贴片和颈环的习惯,‘裸奔’在日本社会并不是一个常见的现象。

 

性格差异: 

虽然没有科学研究直接表示,但是AO激素的释放某种程度上与个人成长经历和情绪变化有关。


干预手段:

如果不想要成为Omega或者Alpha,可以通过未成年时期的激素干预手段维持自己体内的偏向值平衡。

 

【正片】


0.

奇怪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但是这可能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奇怪的事情。

 

手中拿着的一大沓资料,在确定了上面的文字并没有任何的打印错误之后,宫野志保面无表情地抬起头,连眉毛都没动一下,便将审视的目光投向了自己面前此时正坐着的这位日本公安。

 

“所以,这都没有填写上的错误。”

 

“是的。”

 

“你此时也没有任何的身体不适和精神障碍。”

 

“是的。”

 

如同一个专业的心理咨询医生,每当那位有着异国风情长相的日本公安回答一个问题,宫野志保就会在对应问题的繁杂表格后面打上一个勾。

 

“你现在依旧在进行着正常的社会活动。”

 

“是的。”

 

“你也有定期去做过心理评估的检测。”

 

“是的。”

 

不知问了多少个问题,这漫长又枯燥的环节着实是让这位优秀的女性alpha非常烦躁。或许这就是她明明有着医师执照,却怎么也不肯进入医院当医生的原因。

 

不过相比之下,这位她面前的金发男性到是显得非常的平静。不管宫野志保问什么问题,他都像是做过练习那般,给予了对方需要的回答。

 

“你是不是偷看过别人的调查表?”

 

“这怎么可能,我的职业可是日本公安,违法的事情我可不做。”

 

“对,但是日本公安能说谎。”

 

“才没有说谎,我从来不说谎。特别是对于美丽的女性。”

 

在说这句话时,这位金发男性笑容端庄,趁着他那张帅气的面孔,就如同在参加什么重要的谈判,完全不失礼节与风度。

 

不过宫野志保依旧是面无表情,毕竟她早就知道自己眼前的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这说到底,只不过是这个男人用于掩饰自己真面目的手段罢了,不足为奇。

 

就这一点伪装,她和某位名侦探已经看了不下百遍,早就已经习以为常,并附着了免疫。

 

“这种话你还是今天回去对着某人说吧。”

 

冷眼横眉地低头下去,等到宫野志保整理好手中的资料再抬起头,她的视线也重新锁定在了面前这位有着帅气面孔的日本公安脸上。

 

“你想好了吗?”

 

“是的。”

 

“你真的想好了吗?”

 

“是的。”

 

也是知道眼前之人的那股死板脾气,因此宫野志保也没有继续用自己身为alpha的身份施压下去,而是直起后背仰起下巴,继续问道。

 

“那么就麻烦你重复一遍吧,你的需求是什么?”

 

听到对方这样说,这位已经迫不及待的金发男人像是终于等到了自己的雨滴,一双灰蓝色的眼底透露着期待的光点,张口如此回应道。

 

“我想要申请变性手术!”

 

【我想要变成一个omega!】

 

1. 

降谷零。

 

一位任职于日本公安厅,今年刚满29岁并且英俊帅气的健康男性Beta警察。

 

作为一个在日本社会拥有最高接受度的性别拥有者,降谷零的前半部分人生都没有少享受Beta性别带来的优势。不仅在大学时期享受到了仅对Beta学生才有的公立大学补助金政策,还在报考警察学校与分配工作上得到了不少优待。就比如进入公安厅工作,并担任要职的机会。

 

甚至哪怕是在生理和精神上,具备了75以上alpha偏向值的他,也比其他偏向的Beta有着更强大的心理素质,和不容易受伤生病的体质。

 

因此不管是于情于理,这位名为降谷零的日本公安警察,怎么都能被冠以一个‘幸运儿’的称号。而且他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

 

他在某天拿着资料去找自己邻居开具变性手术评估申请后,被那位愤怒的女邻居开着除草机给踢回了工藤宅。

 

“变性,omega……噗!不好意思,哈哈哈哈……”

 

实在是没有憋住,当然也可能这件事怎么想都太过于好笑,因此在知道前因后果后,才刚刚从楼下下来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换掉自己睡衣的赤井秀一,一只手拿着咖啡杯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抽搐着肩膀,不断发出着一些充斥着嘲讽意味的笑声。

 

“降谷零,对不起……咳咳,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每个人都应该有一点……呵呵,自己的理想……”

 

话是这样说,但是那不禁从指缝中漏出的憋笑声依旧还是暴露这个男人内心中实在无法压抑的快乐,如同打地鼠锤子一般,一下又一下地敲击在了这位金发公安的头顶。

 

虽然不痛,但是侮辱性很强。

 

“赤井秀一!你有什么资格在这笑我,你自己不也是一个omega吗!”

 

“嘘,小点声,男孩还在上面工作呢。”

 

伸出手指靠着自己嘴唇比了一个安静的手势,面对眼前这个情绪有些过于激动的家庭成员的指控,赤井秀一到是完全没有在意。反而是非常淡定地笑着站起身,从厨房的中岛台上拿走了属于自己的那份午餐的同时,也给对方到了一杯热咖啡。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Beta可是日本这边幸福度最高的性别,特别是有着alpha偏向值的Beta,不管是在职场还是交际中都很有人气……你怎么突然想不开想要当omega?”

 

“怎么?我自己的喜好和选择跟你有关系吗?”

 

“没有……所以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因为觉得我是一个omega,所以你才想要变成一个omega吗?”

 

顺手将手里的鲜奶放在降谷零面前,赤井秀一就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一般,饶有趣味的朝着对方眯了眯眼。

 

“我好像是明白了,你嫉妒我。”

 

“呵呵呵!你到是想得真多,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以为你在我眼里很重要吗?”

 

“难道不是吗?我听说日本人可是很在乎辈分关系的,在当男孩结婚对象这件事上,你难道不应该叫我一声前辈吗?”

 

“哇,前辈诶……我以前没有发现你是这么不要脸的人?”

 

面对日本公安那表情傲慢地反问,赤井秀一无奈摊手,随后便起身去拿自己午饭需要搭配的小菜和酱汁。

 

而望着那随意地翻找着自己的用于存放食材的冰柜的身姿,降谷零的视线却也不禁停在了那有些慵懒的背影,以及那非常明显的,裸露在脖颈后的红色牙印。

 

“等一下,你的发情期不是这个月已经过了吗?”

 

“嗯?对啊,月初的时候就结束了。”

 

“那你脖子后面的是怎么回事?”

 

意识到自己的脖子好像被人看到了,虽然赤井秀一不像别的omega一样会意这个问题,但是面对降谷零的疑问,他还是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脖颈,意识到了对方所说是什么意思。

 

“这个啊,因为男孩说接下来会很忙可能会忘记做标记日期,所以就趁着现在标记还没完全消失再加固一下。”

 

“所以你就让他咬了?”

 

“不然呢?他是我的alpha。”

 

说到这里,赤井秀一的语气似乎变得有些冷淡,听得出他可能不是很想继续聊关于自己这个标记的问题。

 

“说起来Beta是闻不到信息素的吧,你怎么对这个事情那么热衷?还关注起我发情期的事情……你是在羡慕我吗?”

 

“你怎么自我感觉那么良好,你觉得可能吗?可能吗!”

 

羡慕?说笑的吧怎么可能会不羡慕!简直是羡慕的要死了!

 

属于自己与对方特有的信息素连接,AO关系中特有的相互吸引力,甚至还有每个月都会有的那么几天,特殊的,可以提出任何条件都不会被拒绝的‘发情期’。

 

这一切的一切,都可是身为一个Beta的自己无法感觉,无法体会,也不可能会理解的存在。

 

但是不管那是什么样的感觉,降谷零都知道。那一定是一种美好而又特别的感受。

 

“我真是不能理解!所以说赤井秀一,你老实说,你到底是用来什么方式变成一个omega的!”

 

“什么方式……方式?”

 

一瞬间的愣神,但是结果就是这位FBI的午饭连带餐盘都被对方抢了去。

 

望着那已经变成对方手中‘人质’的炖菜和土豆饼,赤井秀一于是又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空空如也的桌面。委屈谁也不能委屈自己的肚子,因此强如赤井秀一也只能甩甩叉子,在咬下了自己刚刚叉起但是还没来得及吃掉的一小瓣番茄后,回答了对方的问题。

 

“你想知道?”

 

“说!”

 

“我天生就是omega,你可以去查我的资料。”

 

伸手优雅地将餐盘的边缘拉回自己的跟前,一副平静且从容的姿态也间接告诉对方自己并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

 

“天生的omega偏向值就有75,14岁就达到了90以上,所以变成一个omega不是利索当然的事情吗?”

 

“这不可能,omega都没有你这样……”

 

“那只是你身边没有。”

 

说着,赤井秀一便将自己手边那个装着自己不喜欢的西蓝花小碗推给了自己面前的金发公安。

 

“在FBI,像我一样的omega甚至能组成一支特种王牌特种小队。”

 

“美国人……至少我不会不喜欢吃西蓝花,也不会什么都不戴的‘裸奔’走上街。”

 

“哦?我以为展示伴侣的咬痕给大家,也是一种恩爱的表现来着。”

 

不仅仅是国籍上面的差距,即便是在组成家庭已经有一段时间后,这两个人依旧会因为观念与认知上的差距产生不少分歧与摩擦。

 

当然,这还是某位名侦探已经在积极调解之后的状态。

 

“不要太小看omega了,omega的生活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有趣。先不说标记和信息素的问题,就说一个发情期对于我来说就已经是很麻烦的事情了。”

 

“哦豁,如果能够每个月有一两天可以独占新一君还能无条件抱着他撒娇,我到是不介意我有这种‘麻烦’。”

 

“所以你就是在嫉妒……”

 

“我没有!”

 

等到吼完这句话,降谷零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声音可能有点大,于是赶紧闭上嘴,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别激动,先喝点咖啡,加点牛奶,宝宝需要宝宝零食。”

 

“我没有激动,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女人死活都不愿意帮我写手术前评估的报告。”

 

“是因为你本身就没有办法进行omega的变性手术吧,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偏向值是alpha,而且还不低。”

 

顺手拿起自己手边的酱汁,可是等到赤井秀一抬眼,在察觉到对面脸上那有些纠结的神情后,突然也意识到了什么。

 

“所以?志保是告诉了你解决方法吗?”

 

虽然下意识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好办法,但是赤井秀一还是出于关心问出了口。

 

“对,宫野小姐说了。如果想要变成omega,首先想要调和体内的AO激素平衡,一边注射O激素的同时还需要切除一些……会影响激素变化的身体部位。”

 

“哦~”

 

抱着有些看戏的心态扬起嘴角,似乎这位FBI已经可以预测,接下来对方要说出口的东西将会是有多奇怪。

 

“alpha偏向值数值在75以上……按照宫野小姐的说法,可能要把‘金玉’切除。”

【注:‘金玉’在日语中为睾丸的俗称,就是蛋蛋的意思】

 

“一个?”

 

“两个……而且就算切了也不能保证让偏向值下降到50以下。”

 

话题来到这里,本来就很宽阔的工藤宅餐厅区域便陷入了一阵尴尬且诡异的寂静。

 

就连还没有来得及绝育的哈啰,也不知为何停止了和自己玩具的打斗,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下目前还在的两个小家伙。

 

 

“那如果这样都没有办法降到可以进行手术的数值呢?”

 

“宫野小姐说如果这样的话,就只能进行一些过激手段了。反正我也不是很懂,但是简单来说就是做完之后可能会……”

 

没有说完,但是降谷零还是朝着对方比了一个‘弯折’的手势,暗示了这样的行为到底会对人体的性功能造成怎样不可逆的影响,

 

“这就是青春吗?”

 

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感情,此时的赤井秀一仿佛就像是已经明白了降谷零的想法,于是出于内心的惋惜发出了这样的一句感叹。

 

“不过到最后这些记忆都会变成年轻时候犯错而留下的伤疤……和悔恨的眼泪。”

 

“你好烦啊你,我自己的身体想怎样弄就怎样弄,这是我的权利!”

 

“嗯嗯,我没有阻止你的意思,这样不是很好吗?只是想要有理由和男孩亲热就自己断了自己的‘后路’,这反而还省了我的事情。”

 

说到这里,看着自己面前又开始激动的男人,此时这位FBI不但没有和之前一样阻止,反而举着自己手里的咖啡杯,继续火上浇油。

 

“对了,我听说现在有些地方还能买卖omega的腺体,等到时候你决定告诉男孩了,你还能带着他去给你挑一个他喜欢的味道。”

 

“哈?你在说笑吗?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和新一君说……”

 

“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

 

啪嗒。

 

伴随着赤井秀一叉子上土豆块掉入蔬菜汤中,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座位上的两个男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紧张的视线转向了声音传来的方位。

 

而完全不出意料地,此时站在后方的正是这座住宅的主人,也是这里唯一的alpha工藤新一。

 

虽然可以看得出他是刚刚从楼上下来,但是从他身上那已经穿着好的正式打扮,并不能看出他其实等下是要出门去参加一些工作之类的事情。

 

“怎么了?神神秘秘的,两个人在这单独待着也不开灯,你们关系有那么好吗?”

 

顺手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似乎是察觉到有什么古怪的工藤新一秉持着一位名侦探的职业病,开始习惯性地观察起自己眼前的一切。

 

“你们要是变得相亲相爱我到是很开心啦,但是背着我做坏事是不可以的哦。”

 

在说这话时,工藤新一不知怎么地就将自己的手搭在了降谷零的肩膀上,让其为之一愣。而也就是这细微的肌肉变化,让这位名侦探嗅到了一些不妙的气味。

 

“你,最近又在搞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没有,什么都没有。”

 

“大骗子,我刚才还在二楼看到宫野志保把你赶出门……用除草机。”

 

别提那个鬼畜的除草机了!降谷零很想这样说。

 

虽然Beta是无法感知信息素的,但是面对自己面前这个已经摆出了审问态度的好情人,降谷零似乎突然可以感受到网络上那些所谓的被信息素压制的窒息感。

 

“那个那个,我们只是……”

 

“只是他想背着男孩你偷买一辆新跑车,他刚刚就在跟我商量怎么分期付款的问题。”

 

“什么?新跑车?”

 

“而且他还想着偷偷先把买来的车放在志保家,但是计划还没实施,就被志保狠狠拒绝了。”

 

赤井秀一当然是在说谎,当然也不全是。毕竟之前这位日本公安的确是想要背着自己家的名侦探,给自己名下再添加一辆车产。

 

“你怎么……你让我怎么说你好,你怎么还惦记着买新跑车的事情?是马自达不好开还是白色已经不符合流行趋势了?”

 

“可是今年马自达新出的MX5系列是真的很……”

 

“好看也没用,谁不知道新出跑车好看,福特GT风暴不一样吗?但是你的车我的车,加上赤井先生的车,我们家已经没有车位再放新的车了。难道你想让我在我们家下面挖个地下停车场吗?”

 

望着头顶耳朵瞬间耷拉下来的金发小可怜,工藤新一也不能联想到这个家伙想要先斩后奏并把车子停在宫野志保家但是却被对方无情拒绝的画面。

 

“那今年地税你来付,你来付我就想办法给你弄个新车位。”

 

“公安部的工资没有那么多……工藤宅太大了。”

 

“知道就好,所以先把车的事情放一边,先把你自己的生活解决一下怎样?比如多买一点新衣服,别老穿着你那身灰色的,灰色今年已经不流行了。”

 

说完,工藤新一也不忘记伸手在某人那柔软的金发上摸了摸,表示了自己的安慰。毕竟,他也不是故意想看着对方失望的,只是目前情况不允许,所以自己只能一再拒绝这个小可怜的请求。

 

只是可能是那如同狗狗毛发一般的金丝太过有吸引力,工藤新一似乎忽略了就坐在对面的某人。而他,此时也正望着自己面前一副和谐的景色,如同工作习惯一般眯了眯眼睛。

 

“那我上次要的那把AX……”

 

“好像明天到。”

 

“嗯?等一下!赤井秀一你什么时候居然背着我买了新的枪!”

 

一句话出口,空气瞬间凝固,充满了一些诡异与尴尬。

 

“我买一把枪,为什么还要和你汇报?”

 

“但是为什么新一君知道!”

 

“因为他是刷的我卡。”

 

“什么,这是新一君你付的钱……所以你每个月给他买新的枪,但是却连一辆新车也不给我买!”

 

不只是新的车,就连新的停车位也没有。

 

想到这里,不知怎么的降谷零那一双眼睛中光芒逐渐暗淡,就如同逐渐失去水分的蘑菇一样,慢慢干瘪了下去。

 

“不仅每个月都有单独的陪同时间,就连礼物都是每个月有份……工藤新一!你这个偏心眼的家伙!”

 

“啊?你在说什么啊?赤井先生是工作需要,而且你不也有在刷我的卡吗?”

 

“我不听,那个家伙他就算‘裸奔’上街你也从来不说他,你就只喜欢指责我!他又不是柔弱的需要你呵护的那种omega,你干嘛老是护着他!”

 

“我哪里……赤井先生只是不适应用颈环这种东西,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第二性别的关系,虽说alpha和alpha之间相性很差连带了有alpha偏向值的Beta也会受影响。但是都已经结婚那么久了还会斗嘴,反而是身为omega的赤井秀一比他们更快适应了这样的三人相处方式。

 

所以看着眼前还在拌嘴的两人,赤井秀一居然就这样后背靠着椅背,举着手里的咖啡杯,用遥控器打开了不远处的电视机,悠哉悠哉地看起了新闻频道。

 

“男孩……男孩!”

 

“嗯?赤井先生?”

 

“那个人,是不是你这次工作的委托人。”

 

由于目前工藤新一的主要工作除了会参与协助官方警察之外,也会私下接受一些个人委托。因此在工作这一块,出于礼貌和职业道德,降谷零一般是不会去过问工藤新一的详细工作。

 

但是某一位即将退役的FBI可不一样,目前他除了是一位FBI探员,还兼职了工藤新一助手这一职位,因此在工作上,他往往会知道的比降谷零更多。

 

“诶?诶!等一下,为什么会这样!”

 

此时的电视机中正在播放一则有关于凶杀案的报道,而根据主持人的说辞,这一起发生在昨天晚上的凶案已经在今天早上的9点宣布告破,而这起凶案的犯人名为……

 

“绿川希罗。”

 

“噗————!”

 

本来工藤新一还不相信自己的委托人怎么就变成了嫌疑人,于是马上掏出手机来查看。可是还没等他翻出当时的记录,就被隔壁某个金发公安突然的喷水行为给吓了一跳。

 

“咳咳,咳咳!”

 

“降谷先生!怎么了降谷先生,被烫到了吗?”

 

“没,没事……”

 

一边假扮着咳嗽的样子,降谷零一边用自己的余光扫了一眼旁边的电视机。

 

但是,最后的一点希望还是随着那张被公布的嫌疑人照片而被击碎。虽然一如既往地眼睛上被涂黑,但是毫无疑问地,那就是自己的那位身为青梅竹马,并在多年后成为了同事的好搭档,诸伏景光啊!

 

“等下,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每天都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但是一觉起来发现自己的人民好警察朋友登上了新闻头条并成为了杀人犯,这真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男孩你先别着急,如果是凶杀案,那么人现在应该在警视厅那边的人手上。”

 

“嗯,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搞错了……或者我根本就看漏了什么东西。”

 

由于并不知清楚自己好友到底委托了自家好情人什么内容,但是眼下降谷零并没有任何阻止对方前去调查的理由。于是当机立断,他立马拿起手机朝着自己的下属风见裕也拨了一个电话,假装询问起对方的工作情况。

 

“嗯,风见。虽然我知道现在是休假,但是作为一个上级,我还是有义务检查一下你的工作情况……什么?打印机爆炸了?饮水机在漏水?楼下的便当店买过期的产品?怎么严重的吗?”

 

“降谷先生?”

 

“没有办法了,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过去。”

 

直接拿起挂在沙发上的外套,似乎就像是故意躲避着另外两个人的视线,降谷零举着还没挂断的电话就冲出了家门。完全没有顾忌到那差点被他踩到的哈罗和门口送快递的快递小哥,将其手里的一个写着某人名字的密封袋子撞倒在地。

 

“这,虽然没有听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起来是蛮严重的事情。”

 

“可能对于他来说什么事情都是很严重的事情。”

 

一边面无表情地吐槽着自己的家庭成员,赤井秀一又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名侦探。

 

“所以,你也要去警视厅那边吗?”

 

“嗯,毕竟不能放着委托人不管。”

 

“那我今天下午在家等快递,那就麻烦男孩你顺便把这个东西给降谷君带过去吧。”

 

伸手指了一下桌面上那用密封袋包裹的一包文件,这时工藤新一才注意到因为刚才走得实在过于着急,那个金发日本公安,居然把一份自己档案资料的密封文件放在了餐桌上。

 

连带了他身为公安警察的医疗保险和体检病历。

 

“那个笨蛋!这种东西是可以随便放的吗!”

 

“路上小心。”

 

“我出门了!”

 

与自己的爱人挥挥手,随着两个吵吵闹闹的家伙,这只剩下了赤井秀一的大房子里,瞬间就变得安静了起来,只剩下了咖啡机运转的机器声,和电视新闻中间插播的宣传广告语。

 

【要说起目前幸福度最高的家庭组合,那一定就是alpha和omega吧。】

 

【信息素之间互相的吸引,寻找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不是听起来就很浪漫吗?】

 

【这就是人类最美好的性别搭配了,根据我们调查,通过信息素匹配的AO伴侣,竟然!婚后幸福指数高达90%!】

 

【这就是所谓理想状态的婚姻模式,加上这样的组合更容易生育小孩,所以家庭自然就会和谐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本的社会特色,在电视节目的广告中,经常就会插播这样的宣传视频。只是面对这种夸张又可爱的宣传广告,赤井秀一反而是缓慢收回了自己刚才那和名侦探挥手告别的笑容,冷眼举起遥控器关掉了有些令人烦躁的电视节目。

 

“所以,你只是为了想要和男孩撒娇所以才想要变成omega吗?”

 

望着自己面前已经无人的座位,赤井秀一脑中浮现出那个有些暴躁的日本公安影像,问出了这个还没有来得及问对方的问题。

 

“这样啊……可是你明明也不需要是omega就能和男孩肆无忌惮的撒娇不是吗?”

 

一句话说出口,但是寂静的屋内并没有人能够回应他的问题。于是过了许久,赤井秀一还是选择站起身,将对方那剩下凉咖啡随意地倒进了厨房的洗手池中。

 

“快递!您好,请问是……Mr.赤井先生家吗?”

 

“在这里,请稍等一下。”

 

有些不熟练地掏出印章,本来赤井秀一还以为是自己的‘高尔夫球杆’到了,结果等他走出家门,却发现被快递员递过来的,是一份被密封起来的文件。

 

而这一沓厚重的文件的最外面,也正标记着自己的名字和性别。

 

【赤井秀一(omega)】

 

……

 

奇怪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但是如果一天中发生过多次奇怪的事情,那奇怪的事情本身也会变得不再奇怪。

 

手中拿着的一大沓资料,和上次一样,在确定了上面的文字并没有任何的打印错误之后,宫野志保再次面无表情的抬地头,双眼无神的看着这位刚刚打电话把自己从隔壁请上门的大表哥。

 

“所以,请重复一次,你的需求是什么?”

 

依旧是那又臭又长的表格问卷和你问我答,在结束了这宫野志保发誓已经不想要进行第三次的程序后。自己面前的这位黑发男性,终于再次确定了他进行这次评估的目的。

 

“我想要进行手术申请。”

 

【我想要切除我的腺体。】

 

-未完待续-

 

番外:

关于那些工具人

志保(a):你们这次又在搞什么鬼?

风见(b):打印机很好,饮水机也很好,便当……降谷先生,我们楼下根本就没有卖便当的。


PS:虽然说是威士忌新但是主要还是绯色组(笑)景光的性别你们可以猜一下,当然是男的,难道还可能是女的吗?(狗头)


评论 ( 28 )
热度 ( 183 )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没有一个小号是无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