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小号是无辜的

本体是哈啰。

【all新/威士忌新】当代人性别焦虑实录(ABO)2

作者是铁新右!作者是铁新右!作者是铁新右!

 

背景:ABO世界观!魔改版本!(世界观设定有私设)如下

人物设定:工藤新一(A)、降谷零(B)、赤井秀一(O)

目前三人关系:分别与工藤新一在日本建立的结婚关系,一起住(狗头)

【小号的纯爱XP!全篇纯爱,无车无黄!纯爱战士就是在下!】


内含cp/cb:all新+威士忌新为主,酒与酒之间互动(√),酒与酒之间有亲情/友情的感情(√),酒与酒之间有爱情或以上感情(×)

单集有松新元素(注意)


2.

两个人的第一次见面,就不是一个美好的记忆。

 

众所周知Alpha和Alpha的相容性是最差的。因为不知名的原因,Alpha总会对自己的同类产生各种强烈的抵抗情绪,由此,也间接影响到了有Alpha偏向值的Beta对Alpha的看法。

 

即便是他们本身根本闻不到任何的信息素的味道,但是依旧会因为体内基因的那种原始本能,产生出一种对于Alpha的强烈感情。

 

“我讨厌他,那个整天在现场转来转去的小鬼头。”

 

由于在降谷零说出这句话的上一秒,在场的大家还在讨论着某位知名的帅哥机动部队成员身边最近出现的桃花运。这样巨大的而又生硬的反差感,如果不是因为他一只有点喝多了的降谷零,那么大家还会以为他是因为嫉妒而故意在抬杠。

 

“明明只是一个小鬼而已,装什么大人的样子,竟敢把我都不放在眼里。”

 

“好了好了,小降谷你是喝多了吗?那个小侦探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人家只是来帮忙的啦。”

 

“帮忙?有他那样帮忙的吗?有事没事就晃悠到我的面前,还天天端着那张无辜的脸!啊,看了就让人想要打他!”

 

愤恨一般地说出这句话,随后降谷零就将装着波本威士忌的酒杯被重重地砸在桌子上。

 

当然,当时的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把这当做这位艰苦打工人对于自己工作压力的调侃。虽然在他们认识以来,这位优秀的Beta就一直有着很强的精神力与理智。但是大家依旧把这事当做了这位日本公安最近工作实在是过于压抑导致的。

 

或许还有些许的危机感,毕竟那位所谓的‘小鬼’侦探,不仅年轻,还比他更加具备成为领袖的才能。

 

但是不管是有多大的怨气,随着酒会的散场,那些被发泄的不满也伴随着居酒屋熄灭的灯光所一同消逝。只是,如同那沉入河湾的石子一般。虽说水花已经凋零沉寂于湖底,却也激起一圈又一圈隐晦的波纹。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日本人,就算他长得再怎么不像是日本人,但是他接受的依旧是日本社会大众所接受的价值观。那便是Alpha和Alpha之间是基本没有可能成为伴侣的理论,只当那股强烈到有些异常的情感是自己体内AO激素所引导下的本能反应而已。

 

是厌恶吗?他只是有点讨厌而已但是其实并没有到厌恶的程度。

 

是愤怒吗?虽然他总会让人觉得烦躁,但是有时看着他侧脸的时候却意外地会获得平静。

 

就如同波纹触及边界,最后在金色的阳光下反弹回水面的中心。

 

奇异的感情让这位年轻人陷入了迷茫。直到时间逐渐流逝,他也慢慢忘却了自己一开始所追逐的那份疑问。时间过去了很久吗?或许真的很久,久到那位Alpha已经成人,久到那位Alpha已经换上了西装。

 

久到,他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Omega。

 

“FBI,我是男孩的Omega。”

 

只有这一句,甚至都没有一个名字的介绍和握手的问候。

 

这就是降谷零和他未来伴侣的另一位伴侣的第一次见面。看着对方脖子后面那明显而又扎眼的牙印,降谷零此时此刻才终于知道了——那强烈的感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毫无疑问地是强烈地。

 

【杀意】

 

……

 

从自己家出门,工藤新一几乎是马不停蹄地开车前往了“樱田门”,也就是管辖日本首都东京治安的警察部门,日本警视厅。

 

“啊!这不是工藤君吗?今天要去找哪个科室啊?需要我帮忙联系一下吗?”

 

“也是老样子,不过我今天是来找人的,帮和负责人说一下就好了。”

 

非常熟练地与门口执勤的门卫打了招呼,在完成了姓名与证件的登记后,工藤新一也轻车熟路地推开了搜查一课所在的办公室大门。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世界已经来到中午的关系,因此整个办公室内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位刑警。

 

对此工藤新一也完全没有着急,反而是像回到自己家一般走到了搜查一课三系的办公区,并找了一张最为凌乱的办公桌旁就坐了下来,翘着腿理所应该地接受了旁边高木警官递来的热茶和点心。

 

“不好意思啊工藤君,明明是特别赶过来却还是让你等那么久。”

 

虽说日本警察在刑警的招聘上并没有设立性别门栏,但是一个还未被标记过的Omega出现在刑警这个职位上,这在日本社会依旧是很罕见的事情。就比如工藤现在面前所站着的这位,名为高木涉的年轻男刑警。

 

当然,工藤新一也知道为什么他已经到了结婚年龄却依旧没有接受任何标记的原因。

 

“没有的事情,本来不请自来也是我的不好。”

 

“诶?不请自来?工藤君不是因为上午的事情才……啊,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手里的热茶刚刚递给这位名侦探,高木涉此时这才明白自己眼前的这个人好像并不是被上面的人找来的,因此表情也变得略微尴尬起来,尽可能是试图想要掩盖自己刚刚不小心说漏嘴的情报。

 

但是他这般不熟练且僵硬的面部表情,自然是完全没有一点可能骗得过某位名侦探的。

 

“这样啊,真好呢,什么事情都没有,和平的一天!”

 

端着热茶的工藤新一满脸笑容,而相对的则是高木警官那满脸问号不知所措的表情。

 

骗过了?自己居然骗过了这位名侦探先生?

 

怎么可能呢,所以说高木涉真的还是太天真的。其实从工藤新一发现办公室内气氛的异常时,他便又开始发挥他那当侦探的职业病,开始一边与对方聊天一边收集线索的观察,并在短时间内就快速收集到了关键的信息。

 

而他之所以选择他目前坐着的这张办公位也不是毫无理由的,而是因为那一堆夹杂了文件,文具,食物,衣物和垃圾的物品中,就恰恰有着工藤新一所最需要的重要线索。

 

“这个时候在开会,到底是什么紧急的事情?”

 

“我也是刚刚从外面回来,然后就发现佐藤小姐和大家都不见了……诶?工藤君你是怎么知道的,我都没有说大家是在开会啊!”

 

“已经很明显了吧,除了强制性的紧急会议,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事情能让这个男人把吃了一半的酱油拉面扔掉的事情了。”

 

伸手敲了一下自己面前乱糟糟的台面,随后工藤新一又伸手指向了身边那依旧还装着几片叉烧和鱼板,就被随意丢弃在垃圾桶里面的酱油拉面。

 

“看,那一条汤汁滴落的痕迹。如果我的推理没错,他就是在吃拉面的时候被佐藤警官拖拽走的,而且当时嘴里肯定还咬着一把面条。”

 

“完全正确。”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工藤新一的身份,高木涉绝对会怀疑这个人是不是当时就在现场。面对这几乎是无懈可击的推理,高木涉突然感觉,自己的刑警道路可能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

 

“所以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不仅是这个混蛋,佐藤警官、白鸟警官、千叶警官,甚至还有目暮警官和松本警官也不在。而且我刚才过来的时候也没有看到黑田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关于这个,工藤君今天早上有没有看新闻?”

 

“新闻?”

 

听到了这个关键词,工藤新一立刻便想到了自己早上在新闻中所看到的自己的那位委托人。

 

说起来今天走得有点着急,有点火急火燎地赶到这里,此时冷静下来的名侦探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没有太注意新闻里面具体说了什么,只知道自己的这位委托人‘绿川先生’是因为一起凶杀案而被逮捕的。

 

可是只是一起凶杀案而已,至于让那么多刑警在中午这种那么着急的时间召开会议吗?

 

“是……凶杀案吗?”

 

“什么?今天有凶杀案吗?不不不,就算有现在也不是我们在管了,因为我们现在大家都在……”

 

“给我让开————————!”

 

还没等高木涉解释清楚事情的原委,一个巨大的男性吼叫就从办公室走廊尽头的会议室大门内传出。

 

随后马上紧接着,伴随着一阵爆破一般的响声,那一扇起码有3米高的双开门就这样被应声推开了其中的一面门板。并从里面开始走出已经在刚才结束了会议,准备回到岗位上的各位刑警。

 

“我有我自己的做事风格,不需要你这个家伙来对我指指点点!”

 

“这是纪律,你是日本警察,不要给警察这个身份丢人。”

 

“丢人?关我什么事情啊!你们连一口午饭都不给我吃,现在还要管我用多少肥皂和洗衣粉吗!”

 

在众多刑警之间,一位卷发男人也从门框后走出。同时,他还不停地在和身边的一位独眼男性在争执着什么事情,而周围的其他人都仿佛是见怪不怪了一样,好似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自顾自的走回自己的座位。

 

“起码把你的扣子全部扣起来吧,我都没有要求你一定要打领带了。”

 

“现在是午休!午休不上班!”

 

伸手扯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黑西装,这位卷发刑警是这样反驳的。

 

当然,虽然那的确是一身黑色的西装,但是那也仅仅是从职业的着装要求推断的,因为这身衣服此时在他主人的身上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一件正式的工作服,而更像是咸菜和抹布的结合体。

 

“等一下给我扣上,不然这次的扣薪你自己看着办。”

 

“好好好,你是老大你说的算。”

 

转身面向自己刚才身后的上级,这位卷发刑警笑着挥手敬礼,随后继续倒着走向了自己的座位,并在周围众多警察的诡异目光中,看也没看一眼地坐了下去。

 

然后……

 

然后他就这样一屁股坐到了我们名侦探手里端着的热茶上。

 

“啊——!好痛,谁啊!”

 

“松田先生,我麻烦你坐下来的时候记得回头看一眼好吗?”

 

“你这个家伙,谁让你坐我位置上的,给我起开!”

 

其实,工藤新一之所以会选择坐在这个位置上,还有第二个原因。那就是他其实认识这张办公桌的主人,也就是这位卷发的男性Alpha刑警,来自搜查一课三系的松田阵平。

 

而面对自己手中已经完全被压扁的纸杯,工藤新一则是完全没有想要让步的意思,而是以更加嚣张的姿势靠在了办公椅的后背上。

 

“死小鬼,你……”

 

“松田阵平!是不是又是你偷拿了我的吸油纸!”

 

“什么?!”

 

愤怒的女声从后方传来,随后便是一发毫不留情的拳头,狠狠地重击在了那个卷发刑警的腰间。

 

“你这个混蛋,又拿着我的吸油纸擦嘴,那是擦嘴用的东西吗!”

 

“不都是纸有什么区别,就是用一下那么小气干嘛。”

 

来到人正是这位卷发刑警的搭档,身为Beta的佐藤美和子,同样也是搜查一课三系的一位优秀刑警。而她此时手里的拿着的一盒化妆用吸油纸纸盒,也说明了她现在会如此愤怒的原因。

 

“那个……佐藤小姐,不介意的话先用我的吧,虽然只是普通的酒精湿巾。”

 

“涉君,真是的,这里果然只有涉君你才是我最爱的宝宝。”

 

一脸欣慰地接过高木涉手中的包装袋,即便是这样佐藤美和子还是用非常不满的眼神瞪了一眼旁边的Alpha搭档。很显然,这种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明明同样是男性的Alpha,工藤君和阵平,差得也太多了一点吧。”

 

“你很烦诶,就算有不同那也是那个小鬼和我不同!”

 

似乎是完全没有耐心和自己的邋遢搭档对话,在整理好了自己的妆容后,佐藤美和子便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工藤新一。

 

“今天看起来,也不像是路过的样子呢。所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嗯,其实是关于今天早上的一起凶杀案,是关于那个犯人的事情,我想要见一下他。”

 

虽然不能暴露太多细节,但是工藤新一还是和眼前的女刑警简述了自己的情况与需求,并提出了希望可以与之见面的期望。

 

“凶杀案,说起来今天早上确实有一起……好像是当场就被逮捕了吧?白鸟警官!”

 

“佐藤警官?你是叫我吗?”

 

“嗯,关于早上的那个凶杀案,是你那边的案子吧?”

 

手中拿着准备要拿去别科室的资料,白鸟任三郎被这样一问也是显得有点愣神,也是好久才想起来对方所说的那个案子。

 

“是凌晨的那个案件吧!因为犯人几乎是当场认罪了所以我就直接让地方的人去处理了,犯人并没有来我们这里,也没有经过我的手。”

 

“这样啊……不过还是谢谢你白鸟警官。”

 

虽然没有得到真正有用的情报,但是工藤新一还是笑着对白鸟警官鞠躬表示了感谢。

 

只是这样的举动,似乎却也让身为未婚Omega的白鸟任三郎显得有点慌张,在快速回礼后便快步离开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你这个家伙,不要在我们这里勾搭Omega啊!”

 

“怎么,你嫉妒了?你就放心吧,关于这个,我有自己的Omega……和Beta。”

 

顺着声音转过头,果不其然,那个卷发的讨厌男人就已经单手揣兜,顶着嫌弃表情端着一杯茶水站在了自己的身后。

 

“所以?跟我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我只是这样告诉你而已。”

 

办公位周围一片寂静,此时所有人看似在工作,但是实际上大家的目光都若有若无地落在了那对峙的两人身上。

 

正所谓Alpha和Alpha的奇怪化学反应,虽然松田阵平和工藤新一已经合作了很多次,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依旧是很差劲。

 

特别是在工藤新一连续有了自己的Omega和Beta伴侣并踏入婚姻分坟墓后,两个人关系更是直接跌至了历史冰点,每一次见面都在变得越来越坏。

 

而工藤新一则是觉得,这可能是这位年长于自己却依旧没有找到属于伴侣之人对于自己的嫉妒。虽然,这样的想法根本就没有得到过周围任何一个人的认可就是了。

 

“算了,反正这里也找不到我要找的人,所以我还是不继续打扰了。”

 

“诶,工藤君要走了吗?”

 

“因为看起来你们也很忙的样子,我继续打扰也不好。”

 

说着,工藤新一放下手中的水杯,慢慢站起身。但是正在他准备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忘记带什么东西的时候,一个声音却打断了他的动作。

 

“你这样要去哪里找,说吧,要找谁。”

 

开口的人正是站在不远处的松田阵平,此时他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单手插兜拿着水杯,看似好像是很随便地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但是这也不是你的案子吧,而且……”

 

“就算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能让你亲自跑过来找人,就不是我们能忽略的问题。”

 

“松田先生?”

 

跨步走上前,此时的这位卷发刑警已经收起了自己刚才随便的表情,眼神中透露着一丝凌厉与认真。

 

“需要帮忙的时候就说,警察这种东西就是因为这种时候而存在的。”

 

几乎是无法拒绝的说辞,而看着眼前的男人,工藤新一也没有继续坚持。而是一边说着自己需要寻找对方的原因,一边掏出了手机,找到了那张新闻里面的照片。

 

“其实这位是我的委托人。”

 

“委托人?凶杀案?你到底是又接了什么奇怪的委托啊?”

 

“不是什么奇怪的委托,是有关于咨询类的委托,我们还约定了时间……你看,就是这个人。”

 

端起手里的水杯喝了一口,松田阵平眼角轻飘一撇工藤新一手上的手机屏幕,并在短暂的30秒钟后……

 

“噗————————!”

 

“松田先生?怎么了,是茶水里面有烟头吗?”

 

“不是!咳咳咳,这根本就是……咳咳咳……”

 

怎么回事,这个照片里面的人,他认识啊!

 

虽然照片眼睛的部分被进行了涂黑处理,但是从轮廓上,松田阵平还是认出了对方。

 

根本就是他的同期兼好友的诸伏景光啊!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咳咳咳,还有你家的那个Omega,那个FBI他知道这个人是谁吗……咳咳咳。”

 

“赤井先生?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应该和我一样吧,不是很清楚对方的职业和详细信息什么的,但是知道他的名字,姓氏是绿川。”

 

“很好!非常好!”

 

在佐藤警官嫌弃的眼神下用袖子擦了一下嘴角,松田阵平即可便拿出了桌子上的餐巾纸,挥笔写下了一个办公室的号码和人名。

 

“四课,伊达航。你去找他,他会跟你说明到底怎么回事的。”

 

“四课?那不是对大型犯罪的科室吗?”

 

“反正你去找他就对了,班……伊达警官会帮你解决全部问题的。”

 

“可是……”

 

“我很忙,小鬼不要挡路。该干嘛干嘛去。”

 

几乎是又瞬间变回来刚刚一开始的态度,随后松田阵平也不管工藤新一是不是还有什么疑问,便直接拉着对方的手臂,将其送进了前往四课办公室区域的电梯。

 

“所以说啊,就你这样这种对人的态度,工藤君会喜欢你才怪呢。”

 

“什么?你在说什么啊美和子?”

 

“我说你和新一君,你是没有谈过恋爱的小学生吗。对喜欢的人只有欺负和恶言相向两种搭讪方式的那种小学生。”

 

双手叉腰目睹刚才一切发生的佐藤美和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只见她一把拉住旁边想要插话的高木涉,指着自己面前的卷发男人就开始数落。

 

“我真的是受不了你,平时抓犯人的时候那么勇猛,怎么到表白的时候就退缩了。你不是喜欢工藤君吗,快点去告白啊!”

 

“你疯了吧女人,我是Alpha。”

 

“所以?”

 

“Alpha和Alpha怎么可能啊,我要找也是找Omega,谁要找一个又烦又讨厌的Alpha小鬼当恋人啊!”

 

好吧,又是这老一套的说辞。

 

对于自己的这个搭档,在工藤新一还没结婚的时候佐藤美和子也不是没有试图开导过。只是奈何这位昭和系猛男实在是如同上古顽石一般过于油米不进,不管是怎样的说辞,都不能让他放弃那大部分人都觉得有些过时的AO搭配理论。

 

哪怕是周围的人,谁都已经看出来,他就是喜欢那个他口中“又烦又讨厌的Alpha小鬼”。

 

“算了佐藤小姐。”

 

“也是,要是能这么容易说服他我也不至于在这受苦了……可恶啊,快点给我嫁给工藤君然后回家当‘小白脸’,别再给我和涉君当电灯泡了。”

 

“还是放弃吧佐藤小姐哈哈哈,这个太难了。”

 

想到这里,佐藤警官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砸了一下手边的桌面。却也意外的发现,由于刚才工藤新一走的太急,有什么东西被漏在了这里。

 

“这是,工藤君的东西诶,他忘记拿了。”

 

“我给他送上去?但是还是等他下来找比较好吧?”

 

两人还在商量着应该怎么办,但是还没等他们商量出结果,那手中的纸袋就被一个人给夺取,并开始端详起来。

 

“这是,好像是谁的资料,如果是那个小子拿着的话就应该是……”

 

本来松田阵平也没有太在意这文件是什么东西,但是一个名字,却立马吸引的了他的注意,让他将目光聚焦在了那文件袋的外侧。

 

【降谷零(Beta)】

 

这个人是他的好友,也是警校时期的同期。一个强大而又自信的Beta好友,也是他的劲敌。

 

可是,为什么这个名字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这里?还是出现在那位名侦探工藤新一的手上。

 

是这位名侦探正在调查他吗?不,也可能是认识他。但是仅仅是认识,就会将这种身份档案交给对方吗?很显然是不可能的,也不是能被公安部那边允许的。

 

“等一下,松田阵平你要做什么啊!你是要拆开吗混蛋,快给我住手!”

 

“松田前辈!不可以啊,随便拆别人东西什么的!”

 

眼见情况不对,佐藤美和子急忙出手阻止。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被佐藤美和子动作而打翻的资料袋掉落在地,里面所装着的资料也在此刻暴露在了众人的视野之内。

 

而其中,最为显眼的那一张,莫过于夹在众多份文件中的一份申请书。

 

【变性手术申请书,变更性别申请-Omega】

 

以及在上面填写个人信息表格上,关于婚姻状态和伴侣姓名的填写。

 

……

 

在此刻的同一时间,也就是在东京的另一边。

 

工藤宅旁边的宫野宅内,一位黑发的混血男性,手中也同样拿着一张一样的一份申请书,正有些不安地拿着笔,在上面进行这一些填图和修正。

 

“要喝点什么吗?这种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写完的,不如放下来先休息一会怎样?”

 

手中拿着一瓶还没开瓶的雪莉酒,宫野志保在放下酒瓶的同时,也顺手将两个干净的高脚杯放在了餐桌上。并有意无意地敲了敲手上的手表,暗示某人已经到自己的吃饭时间了。

 

“有些东西就算你现在纠结也没有用,因为到时候申请的结果就是需要结婚伴侣或者家人的那部分认证。你再怎么纠结,到时候工藤那边出了问题也不可能申请成功的。”

 

“所以我就是不想让男孩知道这件事。”

 

有些无奈地放下笔,随后赤井秀一有些疲惫地站起身,在伸了一下自己的腰椎后接过了自己小表妹递来的酒杯。

 

“哦,原来你也是在想着先把生米煮成熟饭战略吗?”

 

“生米煮成熟?啊,是日本的俚语吗?”

 

所以说,这就是所谓的欧美郎嫁给东瀛郎的尴尬之处吧。虽然有着一口流利的日语口语,但是赤井秀一却也总是在这种地方俚语上陷入一些文化差异的啊。

 

“所以要论源头,难道不是因为你们日本法律太过于麻烦吗?在美国只要是成年人就有权利决定自己腺体的去留……不管是什么性别。”

 

“纠正一下,是我们。你和工藤结婚之后也是日本人不是吗?虽然也有美国的绿卡。”

 

“好好,我们……所以为什么会那么麻烦?从上午到现在,我已经填了快20张表格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了,毕竟现在日本生育力已经到了那么危险的时候,所以这边的政策就是会在这方面有着这样茫茫的限制……你不会是在嫌烦吧,你要知道关于这种事情我可比你还烦。”

 

如果说填写申请的人是在做一个人的工作,那么在这种事情上,接受申请的医生则是在做三个人的工作。更何况,在工藤宅,可不只有自己眼前一个男人想要申请这种类型的手术呢。

 

“就算是Omega的腺体切除手术是可以恢复的,但是不管是激素活性和匹配度都肯定回不到从前了,所以你真的考虑清楚了吗?”

 

“嗯?哪方面的?”

 

“孩子啊孩子,就算你现在的年龄上AO激素已经不如以前活跃了,但是你不想要和工藤有自己的小孩吗?”

 

说起这个问题,其实不只是宫野志保,哪怕是赤井秀一自己的那位母亲大人也在很久之前问过自己。最为一对有着高达97匹配度的AO伴侣,不单单只是双方的家庭,就连日本的相关机构也会时不时寄给他们有关生育的材料,和各种相关产品的代金券。

 

但是不管是父母大老远寄过来的夏威夷双人三日游,还是日本社会机构送来的药剂产品兑换券。在赤井秀一的眼中,这些纸片上永远只写着几个大字。

 

【快点生小孩!】

 

“我并没有那么在意孩子的问题……至少目前是这样。”

 

“哈?意义不明。能和一个自己所爱的Alpha养育一个后代,这可是多少Omega希望都不一定能实现的愿望啊,这样的机会就在眼前,你难道想要放弃吗?”

 

“志保……你曾经有过自己的Omega吗?”

 

听着自己表妹各种可以算得上是苦口婆心地劝说,赤井秀一依旧是摆着他日常的那一张看不清情绪的冷清表情,抬眼看向了自己面前的短发Alpha女孩。

 

“你不是知道的吗?我喜欢的人是Alpha,而且对方有一个特别喜欢的Omega,对我完全没有兴趣。”

 

“你怎么能确定,那是喜欢……”

 

【而不是一种对于信息素的迷恋】

 

一个问题脱口而出,听着对方言语中的表达,宫野志保微微一愣,意识到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

 

“一直以来信息素都被认为是因为身体本身的情况所产生的特殊气味,但是实际上,每一个人所接受到的信息素味道都是不一样的。”

 

“但是这是因为每一个人本身的喜好和观念不同,所以会自然排斥某一些味道的信息素……”

 

“可是如果,信息素本身就是为了吸引某个特定的人而故意变成对方所喜欢的味道呢?”

 

是的,如果所谓的信息素互相吸引,只不过是细胞与激素的结合本能呢?

 

一瞬间,宫野志保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赤井秀一这样的说法并不是没有人提出过,但是说到底她是一个医生,一个科学家,对于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可以证明的理论,她并不会对其做出任何的客观评价。

 

“你也是Alpha,男孩也是Alpha。可是当年只有男孩会对我发情期的信息素产生反应。”

 

“这不是恰好证明了你们是很般配的一对吗?”

 

“这只能证明我们的信息素,或者是身体结构上是很般配的一对。”

 

“所以你想说你们之间感情只是激素反应吗?那只是一种假设理论,你太认真了。”

 

嘴上是这样说,但是经过刚才的交谈,赤井秀一的一番话却也给身为科学信徒的宫野志保带来了一点动摇。

 

因为,这个男人。虽然对科学理论一窍不通,却往往能够凭借着猎犬一般的嗅觉,感知到一些这个世界中最为原始的东西。

 

“一直都有这样的感觉,我后颈后面的那个器官并不是属于我的东西。他就像是一个寄生在我身体中的生命,利用着我,假扮着我,夺走男孩对于我的注意力。”

 

说着,赤井秀一看向窗外,望着不远处的工藤宅,不禁伸手抚摸上了自己后颈那个刚刚留下的咬痕。

 

“现在的男孩所看到的或许并不是我,只是那个器官想让他看到的我。”

 

脑海中回忆起了某一位今天早上还依旧在和工藤新一斗嘴的金发男人。似乎从来都不会有人发现,也不会有人知道,每当那两人在引发着一场新争斗的同时,在不远处的FBI,是在用什么样的眼光看着对方。

 

“我只是想要知道一些真相……”

 

【关于我与男孩之间,到底有多少东西才是真实的。】

 

听到这里,宫野志保与赤井秀一都同时陷入了一阵沉默。

 

其实对于自己的这个大表哥宫野志保也不是不知道他的为人,这位狙击手就是有些时候特别死心眼,认定的东西就不会轻易地改变,哪怕是让工藤新一本人来说服。

 

因此从某种程度上,这一家两个与工藤新一有着婚姻关系的男人,都是这样的类型。不仅死心眼,还容易吃醋。

 

哪怕那个对象是自己脖子后面的腺体。

 

“我知道了!”

 

“嗯?”

 

“我终于知道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毛病了!可以,我可以给你们的申请书上签字,不仅是你,还有那份日本公安。但是!”

 

话说到一半,宫野志保瞬间抬手。只见她一把拉起了比自己高一个头的这位大表哥的衣领,将其扯到了自己的跟前,强迫其与自己的视线持平,保持在这样的状态。

 

“我需要开一个三方面谈。”

 

“三方?面谈?高中生的那种?”

 

“没错,但是这次的成员是,你,我……。”

 

【还有那个日本公安。】


-未完待续-


番外:

关于那些工具人2

志保(a):为什么每天都有那么多奇怪的事情(白眼)

佐藤(b):只想赶紧把松田嫁出去的无感情打工人

高木(o):佐藤小姐最棒了!

白鸟(o):其实我有女朋友但是还是不经意被某人勾引了

伊达(b):好家伙松田你就是来刷锅给我的是吧!

松田(a):今天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恋情(狗头)

景光(?):说好的威士忌为什么我还没出场……


PS:不出意外也是5集结束(大概)



评论 ( 22 )
热度 ( 128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没有一个小号是无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