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小号是无辜的

本体是哈啰。

【all新/威士忌新】当代人性别焦虑实录(ABO)3

作者是铁新右!作者是铁新右!作者是铁新右!

 

背景:ABO世界观!魔改版本!(世界观设定有私设)如下

人物设定:工藤新一(A)、降谷零(B)、赤井秀一(O)

目前三人关系:分别与工藤新一在日本建立的结婚关系,一起住(狗头)

【小号的纯爱XP!全篇纯爱,无车无黄!纯爱战士就是在下!】


内含cp/cb:all新+威士忌新为主,酒与酒之间互动(√),酒与酒之间有亲情/友情的感情(√),酒与酒之间有爱情或以上感情(×)

单集有伊达新+研新元素(注意)

 

3.

如果你遇到了‘那个’人,你打算怎么办?

 

朱蒂·斯泰琳,这是一位与赤井秀一还有着不错关系的FBI探员。而就在此时,这位优秀而又美丽的Alpha女士手里正拿着一份今早刚刚送到他们办公室的纽约日报,并伸手指着其中的一个娱乐版块,将其递到了赤井秀一隔壁,还在写报告的安德雷·卡梅伦面前。

 

“这个这个,关于恋爱观的派系!‘命运一般的一见钟情系’和‘和相濡以沫的日久生情系’,卡梅伦是哪一派的类型呢?”

 

“诶?你是在问我吗?我我我……我的话大概开始一见钟情系吧,因为这样听起来比较浪漫一点,和自己的另一半来一场命中注定的相遇什么的。”

 

“这样说卡梅伦你原来是AO配对系的Alpha吗?”

 

“是有一点点啦,这个可能和我小时候就在上教会学校有关,毕竟一些宗教还是比较坚定地在支持这个传统的模式。”

 

“嗯嗯嗯,这我也是理解的,但是谁小时候没有梦想过可以和自己的那个命中注定一样的Omega相遇呢?我也有过这种年轻的时候呢。”

 

似乎是陷入了一些对于自己童年时光的回忆,朱蒂脸上也不由自主地露出了一些向往的表情。不过似乎也是注意到了不远处詹姆斯那玩味的视线,所以她还是假装轻咳两声,拿着报纸转向了身后的赤井秀一。

 

“那秀呢?秀你是哪一个类型呢?”

 

其实关于那一天的记忆,赤井秀一已经想不起更多的细节了。但是他依旧记得那一天,自己是如何斩钉截铁,没有经过一丝思考就伸出手指向了自己的答案——指向了那个写着‘日久生情系’的选项。

 

一个Omega却不相信命中注定,这或许不是前所未闻,但是也不是什么常见的事情。

 

要知道这里可是美国的FBI,在这里工作的Omega可都不是那些文艺作品里面那些柔弱等待爱情的形象。他们大多都是可以单手扛着PRG,并且可以单手撂倒恐怖分子,可以开直升飞机和装甲车的超级武装力量。关于这点就算是以肉体强度著称的Alpha,在这帮扛起整个FBI反恐大旗Omega面前,也只有被单方面碾压且殴打的份。

 

可是即便是这样,在这群Omega中依旧是绝大部分的人都在信奉所谓的‘命中注定’理论,也就是所谓的信息素匹配机制。

 

毕竟在大众的认知中,一个人的信息素的强度和味道,是和一个人性格与心理状态是息息相关的。因此在这里的理论基础下,大部分更容易被信息素吸引的Omega都会选择将自己择偶权交给自己的信息素,并且这样的情况在越强大的Omega人群中将会越常见,似乎这些人群中的强者,对于自己信息素的选择都有着绝对的信任和认可。

 

任由自己的腺体去帮助自己选择那个茫茫人海中那命中注定的另一半,帮助自己完成这童话故事一般的浪漫邂逅。

 

只是,但是任何事情都会有个例外,或者意外。

 

很不幸,赤井秀一大概就是这绝大部分中的那个意外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下了就注定要成为一个Omega,赤井秀一对于信息素的抵抗性几乎是达到了整个FBI干员中有史以来的最高,无论是感染力还是吸引力几乎为0。

 

但是这怎么看都是那么的不寻常,毕竟身为这群这帮‘怪物’Omega中的佼佼者,身为所谓‘强者中强者’的他,理论上应该还要比其他的人更加遵从这种本能的召唤才对,而不是像是一个性冷淡的老大爷一样,把所有的兴趣都放在了读书看报和‘钓鱼’上面。

 

“越是活跃的腺体就会越发地促进激素分泌和身体星辰代谢,所以这种类型的Omega一般来说都会有着很强的身体素质和反应神经,并且也会有着更加活跃的信息素。以及……”

 

“以及?”

 

“以及更加强烈与刺激的繁殖冲动。”

 

双手轻轻一摆,面前自己表哥朝着自己投来的疑惑的眼神,宫野明美只是觉得对方问的问题很愚蠢,但是却也是保持微笑继续耐心地解答。

 

“生命的本质就是生存与繁衍,所谓信息素养这种东西,就跟那些在公园小角落举着牌子帮你相亲的家长们差不多,越是强大的信息素,就是那极其优秀的相亲条件,总是会吸引一波又一波想要了解你的人。”

 

“所以?”

 

“大君的信息素本来应该是众多Alpha所追捧的存在才对,细胞是不会说谎的,除非你本身身体上就存在着某种性别障碍让你腺体拒绝发送希望建立关系的信息素。”

 

说完,这位年轻的Alpha小姐有些无奈用自己手里笔压住了自己的额头,看起来是有些焦虑。

 

“大君,我并是不想说什么大道理的话。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再继续压抑自己了,有些时候尊崇自己的本能又不是什么坏事。这样下去你的信息素辨别能力只会越来越差,到时候遇到‘那个’人,你可能都会意识不到他就在自己的眼前。”

 

“我并不需要‘那个’人,我会用我自己判断对方是否是我值得托付一生的存在。”

 

“又再说这种任性的话,就是因为大君你每次都这样,玛丽阿姨才会特别担心啊。你难道还没有意识到吗?现在的你,还能闻到自己是什么样的味道吗?”

 

望着自己表妹脸上难得收起笑容的认真,赤井秀一陷入了一阵有些漫长的沉默。

 

“大概……是最差劲的味道吧。”

 

“真是很棒的自我认知呢,如果大君平时也能做到这样那么我就放心了。”

 

似乎是已经意料到了这个答案,宫野明美看起来有些开心,又恢复一开始谈话时的那种笑容,充满了亲和力。

 

“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毕竟信息素的味道也不是固定的,本身这种东西就是会因人而异地发生变化。而且志保还觉得你的信息素有着‘小偷’的气味,而我倒是觉得你的信息素是‘烧焦锅底’和‘火山岩石’的气味吧。”

 

“火山?什么意思?”

 

“谁知道呢,信息素这种东西每天都在发生变化,对于我来说现在大君还有着‘被雨水淋湿的小猫’气味……虽然有点可怜但是也有点恶心呢。”

 

时至今日,赤井秀一也还清楚地记得,宫野明美在说这话时所面露的笑容,与眼睛里是透露着极其认真的鄙视和嫌弃。以及她最后在‘疑似性功能障碍’的选项上画上的一个大圈。

 

“但是即便是这样,大君……”

 

【如果你遇到了‘那个’人,你打算怎么办?】

 

……

 

开着某辆已经被某人狠狠嫌弃了的白色马自达一路飞驰,等到降谷零来到警察厅所在的大楼门前,时间也来到了中午。

 

虽然很奇怪为什么现在的公安厅大堂为什么人员没有之前的多,但是降谷零还是准备先解决眼下的事情,一边举着手机传送简讯,一边开始上楼寻找自己的部下。

 

“噗————!咳咳咳,什么?”

 

而找到风见裕也的时候,对方此时正在仔细品尝着自己中午的特供便当套餐。

 

于是,非常不意外地。一口鲜榨果汁刚刚入口,此时的风见裕也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一下那上司不在期间的悠闲午饭,随后就被一则爆炸性的情报给惊吓得喷出了自己口里的石榴汁。

 

“诸伏先生?被捕了?什么时候?哪里的事情?那个人真的是诸伏先生吗?”

 

“你问我?你是在问我吗?我还想问你呢,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有些嫌弃地用纸巾擦了一下自己衣袖上溅射到的石榴汁,望着自己面前还有些茫然的下属,降谷零突然也不知道自己要从什么地方开始解释起今天早上开始就发生的一系列怪事。

 

“所以降谷先生现在是已经确定了今天早上新闻中被捕的人就是诸伏先生了吗?”

 

“虽然用的是假名,但是基本可以确定就是他本人没错了。”

 

“这样啊,诸伏先生是‘中三区’的常驻情报人员,但是这块地区的情报收集不是我负责的,但是如果问一下那边负责接头的人……”

 

话说到一半,但是看着自己上司那张帅脸上此时越来越黑的表情,风见裕也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赶紧把自己还剩下一半没有说完的话语给吞到了肚子里面。

 

“是,负责人也不知道诸伏先生去了哪里……吗?”

 

降谷零并没有直接告诉对方答案,但是望着上司眼睛中所充满的审视和观察,风见裕也也完全猜到了在对方开车过来的路上,是怎样一边驾驶一边联系了所有能联系上的情报线人。

 

除了他自己。一个因为急着下楼拿外卖便当就没有带手机,脑子里只有自己今天便当里面特供秋刀鱼的干饭人。

 

“所以,所以所以……”

 

知道对方此时此刻是希望从他这里得到可以使用的情报,因此风见裕也也不得不开始在脑内开始快速回忆着自己能够调动的人力资源,试图能够寻找出一个能让自己这位顶头上司不直接将自己今天午餐直接扔掉的方式。

 

“啊知道了,我真的知道应该找谁了!”

 

“谁?”

 

“工藤新一!”

 

一个名字脱口而出,顿时在场的两个人都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工藤新一。”

 

“对对!就是工藤新一,就是之前在东京范围内都很活跃的那个名侦探,降谷先生您应该也见过啊,就是你之前一直在说的那个,傲慢又无礼的Alpha小鬼。”

 

“诶,我有说过这种话吗?”

 

表面上一副淡定平常的样子,但是听到了风见裕也的形容,降谷零也有些忍不住回忆起自己还没结婚时的那些‘年轻’岁月。心里难免不犯嘀咕,认为自己怎么会说自己家那个可爱又聪明的名侦探是这种令人讨厌的家伙。

 

“有啊,绝对有!降谷先生您不记得了吗?当时大家在说那位Alpha侦探和他那个Omega的恋爱八卦时,你还很大声地呵斥了他们呢。”

 

风见裕也说得很诚恳,还不忘记一脸耿直模仿了当时降谷零在自己办公室批判下属不认真工作只知道八卦的场景,还特别强调了自己也非常赞同对方那种‘禁止插手专业人士工作’的理论。

 

“事不宜迟,等一下我就带人去找人,绝对要让那个‘小鬼头侦探’乖乖把知道的所有东西都给吐出来!”

 

虽说‘小鬼头侦探’这个称号的来源就是他自己,但是听着别人这样说自己的新任结婚对象,降谷零的内心还是产生了一些不快的情绪,连带着表情也变得更加恐怖起来。

 

“你放心好了降谷先生,就算是必须要求助那种民间侦探我也不会让日本公安丢脸的!一定会展现出我们日本公安的风采,快速漂亮地解决问题!”

 

眼见自己上司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不妙起来,风见裕也以为是对方在质疑自己的能力,于是赶紧迅速地制定了一套作战方案,并表示了自己一切以日本公安名誉至上决心。

 

是的,其实这就是问题所在。

 

这一位戴着眼镜的日本公安,身为一位优秀Beta,并且还是降谷零最信任,最能干,最优秀的部下,风见裕也。他其实并不知道自己这位上司目前已经结婚的事情,更不知道其结婚的对象就是他刚刚口中所说的‘小鬼头侦探’——工藤新一。

 

“但是你怎么能够确定对方就一定知道景光在什么地方?景光再怎么说也是我们内部的人,对方只是一个民间的侦探而已,合作的对象也多是刑侦科那边的人。先不说他们也不认识对方,而且我并不觉得他能比我们还了解日本公安‘眼睛’的踪迹。”

 

“其实我之前也是这样觉得的,不过之前也有听说他好像在我们公安部也有自己熟悉的人。因为之前的几次事件,我有听我在别的部门的同学说过,那个侦探每次都能拿到我们这边最新的情报,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泄露出去的。”

 

回忆起那时与自己同学在居酒屋充满怨气地吐苦水,风见裕也开始反向将这些苦水还给了自己的上司。

 

“明明我们才是日本公安,但是我们居然还需要找那个名侦探看日本公安内部的罪行情报什么的。诸伏先生可以天天在说这个事情啊,降谷先生你下次可要和上面的人说一下,也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传出去的啊!”

 

“景光?这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诶降谷先生你不知道吗?诸伏先生他很早之前就认识工藤君的啊,他没有跟你说过吗?”

 

“完全没有!”

 

本来以为对方只是偶然的接触,但是听到自己的那个青梅竹马同事居然很早之前就和自己的结婚对象认识,降谷零也着实露出了有些迷茫的惊愕表情。

 

“很早就认识?怎么认识的?在哪?怎样?什么时候?”

 

“等等等一下降谷先生,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没有什么别的奇怪的关系啦!”

 

“啊?”

 

敏锐地捕捉到对方话语中的重点,降谷零单手突然发力,一把拍在了那还摆放着半份便当的台面上,将还在滔滔不绝的风见裕也给吓在了原地。

 

“什么叫没有别的奇怪关系,什么叫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

 

“这个,这个……”

 

一双灰蓝色的眼眸中闪烁着即将要吃人的恶光,此时的降谷零也顾不上什么‘对下属友好的’上司准则,直接就拿出了自己审问犯人的气势,上半身微微前倾,将自己面前这个捂着嘴直流冷汗的可怜Beta逼到了他刚才吃饭的座位上面。

 

“来吧!给我好好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

 

“等一下降谷先生!啊!不要拿灯直接对着我啊!”

 

也不知道自己这个鬼畜上司是哪里变出来一个台灯,风见裕也顿时觉得自己是踩到‘地雷’了,在开始思考应该要怎么圆回自己说辞的同时,也不忘记伸手抵挡着用来照射‘审讯对象’的刺眼光线。

 

“其实我们公安部里面有不少人和工藤君都认识的,毕竟工作上我们也经常会见到,自然大家一来二去就熟悉了。”

 

“工-藤-君……好亲切呢,明明刚才还是‘小鬼头侦探’什么的。”

 

光线背后传来的略带幽怨的声音,但是很明显,这其中的醋味并没有被这位还是‘小孩子’的风见裕也同学所察觉,只是觉得自己的这位上司对这位很可爱又很聪明的名侦探真是讨厌到了极致。

 

“真的只是在工作而已,因为诸伏先生本身所在的‘中三区’就是治安度最低的地区,所以在工作的时候见到也很正常吧。而且也不止他一个,大部分负责‘中三区’的成员都多少见过对方啦!”

 

“是这样吗?”

 

“当然是这样啊,降谷先生你不是之前也经常在任务中见到他吗?还警告他不许再插手我们公安的事务。”

 

听着对方嘴里自己的种种‘罪状’,降谷零依旧保持沉默,随后按下了手下台灯的电源按钮,熄灭了光源。

 

“他不知道。”

 

“什么?”

 

“景光的行踪,工藤新一不知道他在哪。”

 

感受着自己眼睛中还没完全消失的光晕,风见裕也缓缓放下手,有些看不清对面人脸上的表情。

 

“这样啊……所以降谷先生你怎么会知道?难道你们有私下的联系方式……”

 

话还没说完,但是一股熟悉又可怕的压迫力就已经通过这位公安特有的职业感知传入了自己的大脑,提示他这句话已经不够能再继续说下去了。

 

“咳咳,是我的疏忽,果然民间的侦探都是不可靠的……总之先打个电话给当时新闻报道地址附近最近的处所,问一下是什么情况吧。”

 

“嗯,那你先去问。”

 

眼神中依旧是对自己部下深深的幽怨,但是降谷零还是有些警惕的回头看了一眼,看着休息室外有些过于安静的走廊,最后才向着对方传递了自己的许可。

 

“我也还有一点事情要问一下负责‘中三区’那边接头的家伙,记住不要把‘绿川’是我们的人这件事告诉对方,特别是对方要是问起来,就按照之前告诉的方法去解决。”

 

“遵命!”

 

快速端起自己还没吃完的便当,随后风见裕也便急忙转身,抱着自己的便当盒就往电梯口的方位跑去。就好像是生怕后面某一位‘白色恶魔’先生又反悔,将他重新拉回去接受来自深渊的审判。

 

“真是的,降谷先生……你到底是多讨厌工藤君啊,难得他之前还在我们这给你说好话来着。”

 

想起上一次见到对方时,那位举止优雅但是嘴巴却完全不饶人的Alpha名侦探所为其职业精神做出的夸赞,风见裕也不知怎么地突然起了一种‘鲜花插在牛粪上’的奇怪思想,让他实在有点疑惑。

 

“不过这就是所谓Alpha和Alpha的相性问题吧,虽然降谷先生也不是真正的Alpha。但这样一想要是降谷先生知道那件事情的话……”

 

在脑子中演示了一下关于‘那件事’暴露后可能会引发的可能性,风见裕也便赶紧打了一个寒颤,继续小心翼翼地握紧手里的便当盒,心里默默的为某一个可能即将要承受怒火的‘倒霉先生’加了一把劲。

 

日本公安这边的调查还在继续,而名侦探这边的脚步也没有落下。

 

手里拿着某位卷毛刑警给的便签,此时的工藤新一根本不知道自己下面的搜查三课办公室正因为自己的婚姻问题而发生什么大骚动。因为比起他忘记在楼下的东西,他更加关注的,是这针对集体犯罪的四系办公室,到底在什么地方。

 

“啊!新一君!这不是新一君吗?”

 

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是还没有等工藤新一回过头,一个强有力的巴掌就这样拍在了他的后背上,让其的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

 

“伊达警官,很痛诶……”

 

“啊,抱歉抱歉!忘记你不是我们部门的那帮臭小子了,实在是有些太顺手就直接拍上去了!”

 

不断发出着爽朗的笑声,来人正是一位身材无比高大的男性Beta警官,喜欢平时叼着牙签的伊达航。

 

“我刚才就在想,这个叫伊达航的警察会不会就是伊达警官。”

 

“哈?”

 

“不过既然能在这个四系办公室的楼层见到你,那个被松田警官推荐的人就是你了吧?”

 

“诶什么什么?难道你是专程过来找我的吗?”

 

递上从松田阵平那拿到的纸条,随后两人便一边讲解刚刚发生的事情,一边来到了这个楼层还空着的小会议厅内。

 

“原来如此,是松田那个家伙啊……我刚刚才听别的人说了,那个家伙,可是在中午的会议上把某些人给气得半死呢。”

 

“嗯,黑田先生看起来心情不错,衣服的事情也没有继续揪着他。”

 

“不过我其实也不太擅长这种事情呢,警察圈的政治什么的,完全不是我擅长的领域。”

 

“看得出来,伊达警官是很正直的人呢。”

 

继续发出标志性的爽朗笑声,紧接着伊达航在打开了小会议室的窗户通风后,又就着对方名侦探的喜好,打电话让自己的部下给他和自己端来了两杯刚煮好的咖啡。

 

“所以,能让名侦探亲自过来找我,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吗?”

 

“嗯,我在找一个人,是今天早上被逮捕的凶案嫌疑人。”

 

“凶案嫌疑人?这不是刑侦科的事情吗?”

 

手中拿着咖啡,虽然心中满是疑惑,但是考虑到这是连那个松田阵平都推手给自己的事情,因此他还是眉头紧锁,准备看看到底这个人是谁。

 

“就是这个人,绿川希罗。”

 

“噗————————!”

 

一口咖啡被直接喷在了工藤新一的手机屏幕上,伴着剧烈的咳嗽,伊达航似乎还不想放弃,定睛往手机屏幕上再看去,再次陷入了更加剧烈的咳嗽中。

 

“伊达警官!没事吧,是喝不惯黑咖啡吗?还是咖啡过期了?”

 

一边将手边的纸巾递给对方,工藤新一又看了一眼自己手边还没动过的咖啡杯,有些警惕地将其移动到了距离自己最远的地方。

 

“没事……咳咳咳,咖啡,咳咳咳,真是好喝到要喷出来了!”

 

松田阵平!

 

虽然嘴上是这样说,但是在自己的内心里,伊达航已经从头到脚将自己的这位同期卷毛同学给礼貌问候了一遍。

 

什么‘绿川希罗’啊,就算眼睛被涂黑了,但是他还是认得出的,这照片上的人明显就是他和松田阵平的同期同学,那位在日本公安当‘眼睛’的诸伏景光啊。

 

这根本就不是求助,这是踢皮球,这是赤裸裸的甩锅和逃避。

 

伊达航才不相信那个鼻子比眼睛都好使的猎狗刑警会认不出照片中的人,他分明就是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和名侦探解释,就丢垃圾一样的丢到了自己的这边。

 

“这个人,你了解他多少……”

 

“嗯……可以不说吗?这是顾客信息呢。”

 

“算了算了,总觉得是被松田那个混蛋丢了一个麻烦的问题过来了。”

 

有些烦躁的双手抱住手臂,在片刻的沉思后,伊达航决定还是遵守刑警与日本公安中的‘缄默守则’,没有将诸伏景光的真实身份告诉对方。

 

虽然,他自己倒是觉得这位名侦探早就已经知道一切了。

 

“我就直接说吧,我没有办法帮你找到这个人,但是我知道谁能找到这个人。”

 

“真的吗?”

 

“嗯,某种程度上松田叫你来找我也是对的,因为在同期里面我也算是和那个家伙关系比较好的……”

 

这样说着,伊达航也没有继续坐着,而是快速站起身,掏出了自己的车钥匙。

 

“正好我现在也是午休,我开车送你过去吧,如果他今天上班的话就在附近了。”

 

“可以吗?不用了吧我今天也是开车来的,你告诉我地址就好了。”

 

“不用客气,反正“樱田门”的停车的免费的你就继续停嘛,反正我也正好有事情要过去。”

 

既然对方都说到这个份上,因此工藤新一也没有坚持,最后还是跟着伊达航下了楼,并坐上了对方的车,准备前往他口中所说的‘那个人’的所在地。

 

“怎么说……嗯……我们也很久没见了呢。”

 

“这样说起来,的确是。我们上一次见面还是半年前的事情呢,那个大型学生犯罪组织的事件。”

 

“对对,那个案子。想起来就觉得毛骨悚然呢,真的好在有新一君你来帮忙。”

 

在等待信号灯的期间,两个人便开始聊起了一些以前的事情。只是不知为何,此时的伊达航表情中逐渐表露出了一些有些犹豫,抬起刚才还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短发。

 

“其实那个案子之后,我还想过要不要主动去约一下你什么的……结果被Hagi告诉我你原来已经结婚了。跟那个‘红色’的Omega。”

 

“是赤井啦,akai。为什么你们都在叫他红色君什么的?”

 

“可能是有些人带头这样叫我们就顺口跟着了?”

 

说起来伊达航其实也不记得关于工藤新一那个Omega结婚对象的称号是怎么来的,只是印象中应该是自己某一个同学带起的头。

 

“不知为何总觉得时间可真是无情呢,稍微让人觉得有些可惜的感觉。”

 

“哪方面?”

 

“嗯,就是嗯……没有来得及呢,约会什么的。”

 

听着自己面前这位高大警官的表述,其实工藤新一也早就知道他想说的到底是什么了。

 

毕竟就像他自己说的,这个高大的警官并不是一个擅长掩饰自己感情的人,他想要说的东西,从两个人刚认识的一开始就早就一丝不留的告诉他看。

 

“其实还是可以的,约会。”

 

“诶?你是认真的?”

 

“嗯嗯,如果是伊达警官的话我觉得完全没有问题。”

 

将自己的后背往车子座椅后一靠,此时的工藤新一表情放松,就像是在说一件日常又悠哉的事情。

 

“因为伊达警官人很有趣,所以如果你有什么想要跟我分享的话我会很乐意倾听的,作为你的朋友。”

 

“啊,这样啊。”

 

有些沮丧地低下头,似乎其实伊达航一开始也想到了这种结果,因此也很快就振作了起来。

 

“所以我是被甩了吗?”

 

“没关系的,伊达警官又高又帅又那么可靠,绝对能找到比我更合适的。”

 

“所以啊,就是因为你们这些人一直都是这样说,我才一直都……”

 

“伊达警官————!”

 

突如其来的叫喊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一脚急刹车下去,紧接着,一个稍显瘦小的人影便出现在了车窗户可看见的范围内,便如同倒地一般,迅速消失。

 

“什么情况,为什么这里会有……啊,算了。”

 

身为一位优秀的刑警,伊达航也展现出了自己那优秀的执行力,在判断出发生了什么事情后,便马上拉上车子的手刹,快速下车,检查了那位不知为何倒在了自己车前的路人。

 

“振作一点!你怎么样,还能说话吗!”

 

走进才发现,刚才那身材瘦小的人影正是一位女性的Omega,有着一头浅色的短发,看起来是个外国人。

 

只是此时此刻,这位女性不知为何脸上正挂满一些痛苦的表情,在不断滴落汗珠的同时,还不断发出着一些沉重的喘息,用手死死地拉扯着自己胸口的衣物。

 

“坚持住,现在马上帮你叫救护车……”

 

“慢着,伊达警官!好像有点奇怪!”

 

似乎是察觉到了女人身体上的一些微妙反应,工藤新一此刻马上上前,伸手翻起了女人的眼皮,又摸了一下女人的脉搏和脖颈。

 

最后在确定了这个女人的真实情况后,工藤新一也没有闲着,赶紧让旁边的高大警官将女人在地面放平,自己则是赶紧解开了女人的上衣,双手按压胸腔,并弯腰对其做了人工呼吸与心肺复苏的急救处理。

 

直到女人的意识和呼吸都逐渐恢复,并最后转交给了姗姗来迟的专业医护人员。

 

“真是的,这都是第几个了。”

 

“第几个?”

 

接过伊达航递过来的瓶装水,工藤新一突然也想起了刚才过来的医护人员,也有说过类似于‘又发生’这样的说辞。

 

“最近难道很多吗?Omega突然就呼吸困难地晕倒,这样的事情?”

 

“啊,中午不是也有在开会吗?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事情了,不过说到底我们只是警察又不是医生或者科学家,发生这种事情又不知道原因,我们能做的也只有打救护车的急救电话啊。”

 

这样说着,伊达航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在表达了‘警察现在也不好当’的感想后,便也打开了自己手里的瓶装水。

 

“不过没想到,新一君你就连急救的这种方面也是那么厉害,真不愧是东京第一的名侦探!”

 

“也没有,只是刚好有朋友……是,医生……”

 

由于人工呼吸需要人与人嘴对嘴的接触,因此不能避免地,刚才工藤新一的信息素就与那位女性Omega的信息素发生了交换。

 

一般来说,这种皮肤与皮肤的接触是不会引起什么不良反应的,最多就是心理上的排斥。可是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工藤新一就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丢进了一个信息素的洗衣机当中,渐渐开始感受到了一些还在不断加强的离心力和旋转了晕眩。

 

“说起来我也有听人说,这次的事情搞不好也可能和一些在兜售违禁药品的组织有关,所以我们部门最近也有……嗯?怎么了新一君?你从开始脸色就不太好的样子。”

 

“什么?没有,就是有点头晕……”

 

“是不是有点贫血啊,不要紧吧?”

 

“应该没事。”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是此时这位名侦探脸上可不是还没有事情的表情。只见他双手微微颤抖,额头也在不断冒着冷汗,似乎也出现了一些和刚才那个女人一样的症状。

 

“等一下,我实在……”

 

由于晕眩与反胃的感觉实在过于强烈,实在是难以忍受这种痛苦的工藤新一终于是选择站起身,抢过了伊达航手里的刚才用来装水的塑料袋,随即便跑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剧烈地呕吐起来。

 

可是一个中午饭都没有吃多少的人能在呕吐的时候吐出什么呢?

 

眼见情况十分不妙,伊达航此时也终于注意到了工藤新一从刚才开始的异常。只是也如同他刚才所说的,身为一位刑警,他所能做的也只能是一些最基础的安抚,根本没有办法制止工藤新一此时还在不断抽搐呕吐的情况。

 

“信息素,是信息素的问题吗!”

 

身为一个Beta,伊达航自然是感受不到任何信息素的。但是作为一位经验老道的刑警,他却能通过一些事情做出一些猜测和推断。就比如这眼前刚才还很正常的名侦探,在与那个Omega女人接触后就出现的不良反应。

 

“‘信息素急性排斥反应症状’。”

 

“嗯?谁。”

 

“Omega虽然会和Alpha的信息素互相吸引,但是相对的也会出现互相排斥的反应。所谓‘信息素急性排斥反应症状’就是指一些特定情况下,双方的信息素互相拒绝接触后引发的急性且剧烈的反应。”

 

顺着声音的方向,出现在两人身后的是一组身材高大且全副武装的武装警察,根据他们衣服上的文字与所属徽记,马上就可以判断出他们正是来自日本东京警视厅的武装机动部队。

 

“因为最近街上总是会出现刚才那样的Omega晕眩事件,所以接连导致了出现急性排斥反应的Alpha也多了不少……总之先把那个拿过来,我们有办法可以对付这种情况,班长也来帮忙吧。”

 

佩戴队长徽记的其中一人头戴头盔,看不清面容。但是从声音来判断,应该也是一位年纪不大的年轻男子。而他似乎也是看出了伊达航的为难和工藤新一此刻的情况,于是便吩咐了自己旁边的机动队队员赶紧去拿来了对抗应急反应的针剂。

 

并在之后亲自帮工藤新一完成后颈的腺体注射。

 

“深呼吸,真是好孩子。已经结束了哦,头也不晕了吧。”

 

“嗯,但是那种恶心的感觉还是有点强烈,就像是从洗衣机里面出来又被扔到了腐烂咸鱼堆里面。”

 

一针药剂被推入体内,虽然比起刚才那种信息素被疯狂搅拌切割的感觉已经没有了,但是口中和身体中强烈的恶心感却还是如同无法抵挡的噪音一般,不断地入侵着工藤新一的神经。

 

“总而言之没事就好,我刚才还有点担心你再吐一会是不是就要晕倒了。”

 

的确,照着刚才工藤新一的样子,再继续呕吐下去的确就会引发脱水的反应。因此,眼前的这位武装警察所及时送来的救援也算是及时预防了那种最坏的情况。

 

“不过还是有点意外呢,班长居然和柯南君走在一起什么的……”

 

确定了眼前的名侦探情况已经稳定了下来,刚才那位负责注射的机动部队成员慢慢站起身,随后他微微抬手,在取下自己那厚重头盔之后,也露出了自己那被束在后面的半长发,和一张英俊优雅的脸。

 

“难道说,你们在约会吗?”

 

“你在说什么啊白痴Hagi,你见过那么凄惨的约会吗?”

 

“的确呢,又是差点撞到人,又是救了人之后自己‘中招’,柯南君还是和以前一样呢。”

 

说着,这位男性武装警察扬起自己那长相出众的脸,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身上就像是被‘死神’缠上了一样倒霉!”

 

“我可不想被你这样说……还有柯南君什么的,不要再用游戏里面的ID叫我了,我有自己的名字。”

 

“为什么?虽然我也喜欢小新一,但是柯南君听那么可爱。”

 

望着眼前工藤新一与那位武装警察好不生疏的对话,即便是伊达航自觉地自己不算是很敏感的类型,但是却也察觉出了自己眼前两个人关系中相处的微妙。

 

于是他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自己身后那位武装警察的同伴,在得到了其他人手势中的各种暗示后,伊达航才一把拉住了那位‘帅哥’队长的手臂。

 

“萩原研二。”

 

“是?”

 

“你们两个,原来你们两个关系那么好的吗?”

 

“你这是什么话啊班长,当然!关系超好的!”

 

同样与松田阵平一样会叫这位强壮警官为班长,因此这位名叫萩原研二的武装警察,也自然是曾经与他们一起当过警察学校同学的人。

 

只是不知为何,此时他的身上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带着头盔在街上执勤时候的认真和干劲,反而是一脸春天到来的样子,拉着工藤新一的手,笑得那叫一个阳光灿烂。

 

“因为我们两个可是夫妻啊!”

 

“啊————!”

 

“嗯,没错,是夫妻。”

 

“什么————!”

 

如果说刚才萩原研二自己的说辞还只能引起在场所有人的疑惑,那之后工藤新一的肯定,则是直接变成了一颗核弹,引爆了在场的所有人。

 

不过,紧接着,就在众人都没有想明白这位帅气的Alpha名侦探是怎么看上这满脸花痴样子的家伙时,工藤新一还在继续开口,补充了后面的半句真相。

 

“不过是在电子游戏里面的夫妻。”

 

-未完待续-

 

番外:

关于那些工具人3

明美(a):大君真是可爱呢,贬义的各种意义上都是!

风见(b):降谷先生到底为什么那么讨厌新一君呢?

松田(a):今天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同学都喜欢新一

研二(?):网络世界的夫妻也是夫妻!

伊达(b):好有道理,我竟然无法反驳……(鄙视)

景光(?):今天依旧是没有找到人的一天


PS:研二你们也可以猜猜是什么性别(狗头)

评论 ( 24 )
热度 ( 138 )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没有一个小号是无辜的 | Powered by LOFTER